芯乐☆_☆

萌新,腐女一枚

第五人格:拆迁大队了解一下

*表示皮一下很开心,今天排位3个好朋友秒选了园丁,然后遇到一个超好的厂长趴趴,整个地图的椅子都被我们拆了。

*论女朋友喜欢玩园丁













大靓仔(划掉)

小丑

媳妇最近好像很喜欢玩园丁,但是她玩园丁似乎很喜欢拆东西啊。

“裘克,裘克,我又和姐妹们把整个地图的椅子全拆了。”今天的你也是一脸求表扬的看着他。

“哇,媳妇好棒啊。来来抱抱。”今天的裘克也是欲哭无泪。



裘克:每一次和媳妇玩都没办法让媳妇飞,下一次换换火箭筒试试。

你:下一次试试把裘克的火箭筒拆了。

















杰克

小姐最近和隔壁小丑的媳妇学坏了,居然开始玩园丁,开始在地图里疯狂拆椅子,更可怕的是还发展到现实里面来了。

“那个杰克你的爪子我刚才不小心给弄断了,你最近先用咸鱼代替吧(来自周星驰的梗——尚方宝剑被咸鱼代替)。”你颤颤巍巍的躲在房间里说到。



杰克:.......没事小姐,大不了修一下就行了/☀️一顿就行了。

你:我好像听到了什么。



















约瑟夫

拆迁大队......我家小姐最近好像迷恋上了园丁,开始每天在家里拆东西,就连我的照相机也差点成了她的拆迁对象。

“那个约瑟夫,我今天想把你的照相机清洗一下的,但是似乎出了点问题。”你拖着冒着泡泡照相机出现在他面前。



约瑟夫:小姐你还不如把它拆了,最起码我还能拼的回去。

你:那个我试试。

约瑟夫:不...不用了。













*表示拆迁大队的阵容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这次匹配是最爽,被厂长爸爸看着走出大门。~( ̄▽ ̄~)(~ ̄▽ ̄)~

凹凸世界乙女向:你所害怕的(嘉/瑞)


*









嘉德罗斯

你害怕黑暗,说准确一点就是害怕从黑暗中突然冒出的东西。你一直以来都是开着灯睡觉的,这让嘉德罗斯很不习惯。

“喂渣渣,今天晚上给我把灯关了。”今天他似乎有些生气了,没办法到了晚上你只好把灯一关立马跑到床上躲在被窝里。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了,但是你却完全没办法睡着。

“好...好黑。”你在被窝里颤抖的想到。下一秒你被搂紧一个温暖的怀里,恐惧开始消散了。

“赶快睡觉,我可不介意抱着你睡。”。

一夜好眠























格瑞

可能这让很多人无法理解玩偶有什么可怕的,但你害怕的却是那些人偶。

格瑞从你闺蜜那知道了这件事,你和他在一起之后他便小心点不让你接触或者是看见人偶。这也就是为什么你和他去商场的时候他总会拉着你略过玩偶店(玩偶店老板:??当我是空气吗?)。或者别人推销人偶玩具的时候,他就会用冰冷冷的盯着别人,直到那个人离开。(推销员:我跟你说,你男朋友实在太恐怖了,我只是一个路过的也要被盯着)

“既然你是我的人,那我就要保护你一生。”








*雷狮和安迷修会在下一批出现
*人偶什么的本人是真的害怕,尤其是做的像真人的那种特别恐怖,总感觉被人偷窥一样。

当他们是你的教官

*凹凸

*论我下个星期还能不能或者回来给你们跟新文章











嘉德罗斯

年龄最小的教官,对待你们班十分严厉,喜欢称你们为渣渣,并且似乎对你很在意,总是回来你做错事情多时候嘲笑你,但在有一次你被太阳晒到晕倒后在全班的眼皮下把你公主抱抱进医务室,并且等到你醒来为止。



“渣渣你的体质这么差,将来如何成为我的王妃。”













格瑞

冰山系教官,刚来的时候班级里的女生一个劲的给他写情书,但他们不知道格瑞其实就是你男朋友。看着把私人宿舍门口埋没的情书,你不由的感叹男朋友的魅力不是一般的大。训练时对待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包括你。回到宿舍的时候会给你泡好牛奶,然后睡觉时会等到你睡着时他才会安心入睡。



“要不军训结束后结婚好了。”



















银爵

认识这位教官的时候你们因为特殊原因结果天黑的时候才到操场,当时你们只看见远处两个手电筒越走越近,走进之后才发现是你们班的教官。因此你们班的军训时间总会在天黑之前尽快结束。



“......”





















雷狮

一个流氓,一个臭流氓,反正你是这么想的,每天不是对你壁咚就是腿咚,过分一点就是直接埋胸。当然你没有胸╭( ̄▽ ̄)╯╧═╧ ,开玩笑的。结果时间一长后你开始回忆自己当初为什么和这句话交往的。这家伙打着给你休息的旗号,其实就是把你摁在床上****。



“这样就可以让你一个星期都可以休息了呀。”

















安迷修

对班级里的妹子十分好,原本的十圈到女生这边就变成两圈了,男生全部表示抗议。你每天都看着自家男朋友被女生围住问喜欢什么样的女生。他也只是带有宠溺的目光看向了你不回答。



“如果问在下喜欢什么样的女生话,那么小姐你就是了。”











夭寿啊,下个星期就是军训,不知道回来之后我家人还能不能认识我

第五人格乙女:论他们的王某某定律

*论你第二天能不能起床
*监管者
*没有车

杰克
我杰克就算是放了所有人

没有了玫瑰手杖

被其他小姐姐捶死

我也不会对xx放水

小姐请坐稳,在下会送你去地窖的。

「小姐,在下今日放你走了那么晚上...」
「呵,滚。」




约瑟夫
我约瑟夫就算是没有刀

没有了照相机

给糙汉子拍照

也不会给xx拍任何照片

xx左边再来一张

「要不要试试婚纱照」
「好啊好啊。」







谢必安
我谢必安就算是辞职

掰断了伞

和弟弟断绝关系

也不会改变我冷酷的内心

下雨了,我衣服先借你披一下

「伞给你,回家之后记得还我。」
「那个必安,要不要一起撑。」







范无咎
我范无咎就算是剪掉了头发

扔掉了铃铛

喝一锅孟婆汤

也不会放走任何一个灵魂

「某作死的小鬼:那个黑无常大人,你是不是少勾了一个灵魂」
「有吗?(看似和善的微笑)」
「唉?刚才发生了什么?(今天依旧活着的你)」




就先这样吧,想看什么请加入QQ群717210666。我们群里见面。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你死后

情景:你得了癌症,并且只剩下几天的寿命。







雷狮



你无缘无故开始咳出了血,到了医院检查回来之后。雷狮发现你的眼中无神开始发呆,并且脸色一天比一天差,从以前的寸步不离变成一直躲着他。“鶸,你怎么了?”今天的你脸色比昨天还要差,甚至出现昏迷的现象。坐在床旁边一直没离开的雷狮问到。你只说了声没事,便从床上坐了起来,但你的脑袋还是十分疼痛。





但纸是包不住火的,一次雷狮在帮你整理柜子的时候看到了一张病例单:姓名:xx 病情:癌症晚期。



。。。。。。





“雷狮...我...”“不要说话,不管能不能治好,都给我乖乖治疗。”本来想起来的你被雷狮重新摁回了病床上,此时的你只能靠旁边的一些仪器勉强维持生命。但只是一时罢了。但在有一天,你偷偷离开医院只留下一张纸条。
“雷狮,我要走了,不用来找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





『海盗抛弃了身为雷王星王者的身份,在广阔的宇宙中寻找着他的珍宝』















卡米尔



很久之前便知道你的事情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陪在你身边照顾好你,但你的身体还是一日比一日虚弱,就在昨天你和他再刷副本的时候突然口吐鲜血晕倒在地上,从那次之后你一直昏迷在医院,靠在旁边的仪器勉强的多活几天。

“卡米尔。”一天夜里,他突然听到你在叫着他的名字,立马睁开发现你已经走到了窗户边。“xx,你怎么下地了。”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你,原本虚弱到连话都说不出的你却意外的一脸精神坐在窗边看着外面。
“卡米尔,答应我,以后要好好活下去,好吗?”你含着眼泪看着眼前的人站起来抱住了你。“为了你,我愿一辈子不娶。只求再次找到你。”
第二天早上心跳监护仪急促的声音宣告了你的离开。在你的手中还紧紧握着自己和卡米尔的合照。


「在雷狮海盗团里有一位军师,据说一直没有内室,只因为当初对所爱之人的承诺。」




写崩了,毕竟卡米尔的性格我不是很清楚。(っ╥╯﹏╰╥c)求宽容

凹凸世界乙女向:当你死后

情景:你为了保护他/她抗了别人一击之后。



嘉/瑞篇











嘉德罗斯

保护他,你是这么想的。在敌人打算从背后捅他一刀的一瞬间你挡在了他身后,为他挡下了这一刀。那个敌人倒下后你的王惊讶的发现你受伤了,伤口太深了,不管他对着医疗型工作裁判球怒吼那些裁判球也是惊恐的抱在一团对你的伤也表示无力回天。你的视野因为身体的虚弱开始变得模糊,那团往日的金色身影开始和周围融合。“渣渣,我命令你看着我。”不知道是你眼花了还是因为快死的原因,你看见嘉德罗斯哭了。高高在上的王者第一次流下了他的眼泪。

“嘉嘉,对不起,我没办法看见你登基那日了。原谅我先离开了。”你的身体开始消失了,嘉德罗斯想紧紧的抓住你,但抓到的却是残魂一缕。





「据说圣空星的新王登基时,眼睛里并没有充满喜悦,而是失落,一种说不出感觉的失落。」

















格瑞

你受伤了,但你没有告诉他这件事情。虽然是致命的伤口,你却死死的坚持了很久。也不在出门,他来到你的休息领地时你也只是隔着一堵墙和他说话。平时你便是他的跟屁虫在他耳边唠叨,这一时的安静让他很不习惯。身体一日比一日虚弱,你说出的话开始一日比一日少。直到有一日他翻开了那堵墙,看到的却是已经面目苍白的你无力靠在一棵树下。虽然你还能再活几天,可他已经开始害怕了,这几日他一直陪在你身边。就怕你突然离开了他。

“格瑞,你能再次抱我吗?”这一天你突然说话,他也惊了一下后颤颤巍巍的抱住了你。下一秒你的身体开始消失,化成了一缕缕数据离开了他的怀中。





「从那天后,没有人在看到他的身影,据说,他再找回他爱的人。」











第一次写刀,希望不要太差劲。

第五人格乙女向:关于你怎么起床的

(监管者)

杰克

原本温暖的早晨你想在睡一会,但你家先生却不同意啊。看到你还赖在床上便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压在你身上用他磁性的声音说道:“甜心,该起了了。”
“再给我5分钟。”你拉了拉被子打算继续睡觉。
“是吗?那么我就...”杰克笑了笑,低下头在你的耳垂上突然咬了一
下。
下一秒你猛的睁开眼睛,快速从床上爬了起来2秒冲进卫生间开始洗漱。

「要死啊,我不要腰了啊?」
「反正甜心你晚上是逃不了的。」








宿伞之魂

知道的都明白他是你老公,不知道的以为是你保姆(●─●)。每天按时去你房间喊你起床,但也不很容易的,“夫人该起来了,再不起来早饭就要来凉了。”小白模式的他很温柔的拍了拍你让你起来,但是迷迷糊糊的你表示什么也没听见,但下一秒你感觉到有什么东西伸进衣服里面后你吓到转过头看到小黑模式的他正邪笑的看着你。
“既然夫人不想起来的话就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好了。”

「我错了,我立马起来。」
「来不及了。」





关于宿伞之魂我表示不怎么了解,可能和你们之前看到不一样,所以请谅解(鞠躬)。

凹凸世界乙女向:不老魔女和她捡来的孩子们(二)

血族,你脑子里立马想到了。



你立马拿起包袱抄了条近道,赶到了那些人之前开始寻找那个孩子。

“你是来抓我回去的吗?”一片阴影处,那个小孩走了出来,身上原本的贵族服装已经破烂不堪了,看似可怕的血瞳之下还残留着恐惧。你无意间看到他的一条手臂上满是伤痕,还有一个不小的针孔。“比起把你卖给那些贪婪的人类,我更喜欢保护你们。”下一秒你解开了身上的斗篷将他包住,而那些人也正好赶来。“请问这位小姐,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一个血族来过。”带头的一个男人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你说道。你转过身装作一脸迷茫说道:“不好意思,刚才我一直和我弟弟待在一起,血族什么的真的没看见。”看到你这么说之后,他们也只好离开了。





——————





“别跟我说你出去那么久,就是换了一个血族回来。”嘉德罗斯看着你正在给一个血族擦伤口之后,开始发火了。“嘉德罗斯,别那么小气,最起码你们也是同道中人(详情请看第一篇)。”你小心的帮眼前这个孩子涂上药水。一条条触目惊心的伤痕让你不禁想到他是怎么撑下来的。
“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格瑞。”

——————

你收拾好物品,放回了柜橱里面。然后带着格瑞带到了一个房间,虽然没有很豪华的家具,但却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已经被关在冰冷的牢笼里好几年的格瑞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黑暗潮湿的牢笼里,老鼠和虫子在稻草里爬着,每隔一段时间外面的一些人就和拿着一个瓶子和带针的管子来到牢笼前,脸上尽是嘲讽。如果反抗还会挨鞭子,这些都是因为一些贪婪人类的看上了他们血族可以长生不老的血液。把他们当做猎物一样抓来,从他们身上得到好处。

在格瑞觉得这个世界没有光明的时候,他的光明出现了。今天晚上他没有睡觉,此时的他和在隔壁休息的嘉德罗斯都嗅到了一股特殊的气息。来自另一个种族的气息。



在此为大家科普一个欧洲恐怖行刑工具“铁处女”:“铁处女”起源于中世纪的欧洲,在那时有一种说法是,有一次,一个女佣在给匈牙利的巴托里伯爵夫人梳头的时候,不小心惹怒了伯爵夫人,于是,非常生气得伯爵夫人拔下了自己的发簪刺向了女佣的心脏,当女佣的鲜血滴落在伯爵夫人的手上时,伯爵夫人惊奇的发现,她手上的皮肤因为女佣鲜血的沾染,变得更加有光泽了。于是,这让她相信了,处女的血有着保养得作用,之后便发明了“铁处女“,用来榨取她们的鲜血。后来那个伯爵夫人也被称为“德拉库拉伯爵夫人”(德拉库拉是吸血鬼的代名词)据说当时她祸害了不少妙龄少女。


未完待续

第五人格乙女向:当你变小了

*暂无cp
*求生者身份







园丁
对你变小有点小意外,但发现你现在的衣服并不合身后,便去厂长爸爸那边找到了自己小时候的衣服给你套上,再加上发型和她差不多,带你去比赛的时候都会被误以为是她妹妹。于是被克利切多次请求把情书转交给艾玛,但都被你转交给了厂长爸爸。

里奥:听说你在利用我干女儿给艾玛送情书(擦试着脆脆鲨)。







医生
变小后,磕磕碰碰是避免不了的。翻窗的时候因为腿短(本来就没多长)容易被绊倒,腿上就会出现擦伤,你都会强忍着泪离开,但都会被她发现并把你放在木箱上面给你擦试伤口,并且让你下次小心点,每局就救你一次。但每次只要你受伤她都会直接扔下已经上狂欢之椅的慈善家跑过来给你包扎。

吃瓜群众:(看着已经飞出大气层的某人)可怜的慈善家。







玛尔塔
有人敢动军人的所有物吗?没有,但除了你,变小后的你拿着玛尔塔的枪到处乱跑,有时也会走火,比如正在喝下午茶的律师被你一枪射在脑袋上,粉末撒了他一身把他染成了粉红色。但都会被她拉回去好好教训一番,但你都会在她说话时听着听着你睡着了。看着你睡着后,她便会小声跑到旁边的一个工作台开始改造什么东西

玛尔塔:果然这枪还是很危险,里面的子弹换成糖好了。








佣兵
变小后的你成天拉着他的衣角喊哥哥,这让其他男性求生者很不爽。比赛的时候会时时刻刻的保护着你,破译的时候会抱起你让你的视野变得开阔,就算是手麻了他也会等到你破译结束为止。很讨厌其他男生碰你,就算是离你半米远也会立马抱起你放在他肩上,并用严肃的眼神盯着那个人看。

奈布:离我妹远一点。

凹凸世界乙女:不老魔女和她捡来的孩子们

是的,你没看错,是孩子们。心力交瘁,原本的文章被表妹给删了(/‵口′)/~╧╧。靠着记忆力一点一点的写回来。































你是个不老魔女,你不知道自己从何而来,也忘了自己到底活了多久,明天做一些药剂到人类的集市换取日常生活用品。一直到你遇到了哪些孩子,你的日子也开始变得十分“黑暗”。















“渣渣,本王的午餐好了没有啊。”坐在椅子上拿着棍子乱敲的某龙族九岁儿童正看着前面这个揉着肉团的女生。“嘉德罗斯,我说了很多遍,既然我把你带回来,你就应该叫我姐姐才对。”你生气的对手中的肉团加重了力道。“切,渣渣。”嘉德罗斯不屑的说道。







你:我当初为什么要带这个龙崽子回来。































当时你只是出门找稀有药材,路过一个山洞的时候,里面浓重的血腥味和火药味刺激着你的神经,好奇使你进入这个山洞,在遍地的火药坑和血坑中,你看到了一团金色的小东西,走进才发现是一个龙族孩童,身上的血液似乎并不是他的,均匀的呼吸声表示着他还活着,毕竟在这个黑暗的社会,一些贵族肆意的捕杀其他种族来获得利益,有许多种族走向了灭亡。你小心的抱起他,将他抱了回家。在他醒来之后你的家也遭受了一次火灾,但他也慢慢适应。







“嘉德罗斯。”有一天他突然开口说话了,“啊?”你有些懵,“记住了,那是我的名字,渣渣。”这是他第一次说这么多字。















“看来,食材不够了。嘉德罗斯我出门一趟,你在家不要乱动。”你背起装满药水的包走出了家门。











——时间分割——























“今天就先这样吧,不然家里的那个混蛋怕是要造反了。”你看了看换来的物品,脑子里想到的却是嘉德罗斯上次把家给烧的情景,后背不由的冒出了冷汗。“抓住那个小子,快!”前面嘈杂的声音吸引了你的注意,你抬头看见,一个银发的孩童在人群中狂奔,还喘着气跑过你面前的时候你看见他的眼瞳是血色的。你内心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未完待续